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12
所思美人不可見,帰憶江天発浩歌。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ackback --  |  comment --
2010
03/23
Tue
22:30:01
听歌吧!
Category【 [廢話]吐槽&碎碎念 】
医生的新碟里最喜欢就是《陀飞转》和《一丝不挂》这两首歌,有时真的听到有点想内牛(笑
先是Y文填词的《陀飞转》,乍听之下真想不到是Y文的词,尤其是最后一句“在时计里看破一生渺渺”,真有点像夕爷的手笔,但是再细听,用词其实还是有Y文的味道
这首歌最让我惊心动魄的一句是“霎眼廿七岁 时日无多 方不敢偷惰”,“廿七岁”和“时日无多”这两个词放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把狠狠刺在我心上的力刀,大概因为自己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吧,可是,我还是在偷懒,怎么办,Y文说,我已经“时日无多”了。然而几句后,笔锋一转,他却跟你说,“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 多买一只表”,哪怕你“秒速”捉得再紧,最后还是“皮肤偷偷松了”。
这个歌的MV也拍得很有FEEL,一扫我从前对港产MV只有一男一女在到处站站坐坐不知所谓的印象。

夕爷的《一丝不挂》乍看标题容易让人有不文的遐想,但是,我相信老爷不会给医生写那种歌,一丝不挂的“丝”是情丝,是系在两人脚上的红绳
那时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以为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个人很喜欢这两句,虽然只是差一个词,但当中却有客观和主观的区别,有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微妙。
这首歌结尾一句是神来的妙笔,“难道爱本身可爱在於束缚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唱了这许多的深情,兜兜转转,最后才悟到原来两人之间并没有系上红绳,那些爱都是徒然。
PS:忽然想,歌词里总是提到青丝,要是一丝不挂的是青丝,那这歌岂不是要变秃头党的悲歌= =||||||(夕爷,我对不起你,又想歪了Orz
再PS:这首歌的MV也不错,沙画真是很神奇!
一丝不挂

作词:林夕
作曲:Christopher Chak
编曲:Gary Tong
监制:Alvin Leong

分手时 内疚的你一转脸
为日后 不想有什么牵连
当我工作睡觉祷告娱乐
那麼刻意过好每天
谁料你见松绑了又愿见面
谁当初想摆脱被围绕左右
过后谁人被遥控於世界尽头
勒到呼吸困难 才知变扯线木偶
这根线其实说到底 谁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那时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於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 会直飞天国

这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
给我找个伴侣
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丝牵引著拾荒之路
结在喉咙内痕痒得似有还无
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侣要好才顽强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以为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於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 会直飞天国

一直不觉 捆绑我的未可扣紧承诺
满头青丝 想到白了仍懒得脱落
被你牵动思觉 最后谁愿缠绕到天国
然后撕裂躯壳 欲断难断在 不甘心去舍割
难道爱本身可爱在於束缚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
陈奕迅 - 陀飞轮
过去十八岁没戴表不过有时间
够我没有后顾野性贪玩
霎眼廿七岁时日无多方不敢偷惰
宏愿纵未了奋斗总不太晚

然后突然今秋
望望身边应该有已尽有
我的美酒跑车相机金表也讲究
直到世间个个也妒忌仍不怎麽富有
用我尚有换我没有其实已用尽所拥有

曾付出几多心跳来换取一堆堆的发票
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多买一只表
秒速捉得紧了而皮肤竟偷偷松了
为何用到尽了至知哪样紧要

劳力是无止境
活着多好不需要靠物证
也不以高薪高职高级品搏尊敬 wo~
就算搏到伯爵那地位和萧邦的隽永
卖了任性日拼夜拼忘掉了为甚麽高兴

曾付出几多心跳来换取一堆堆的发票
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多买一只表
秒速捉得紧了而皮肤竟偷偷松了
为何用到尽了至知哪样紧要

记住那关於光阴的教训
回头走天已暗
你献出了十寸时和分
可有换到十寸金

还剩低几多心跳人面胀水晶表面对照
连自己亦都分析不了得到多与少
也许真的疯了那个倒影多麽可笑
灵魂若变卖了上链也没心跳

银或金都不紧要谁造机芯一样了
计划了照做了得到了时间却太少 no~
还剩低几多心跳还在数不及了
昂贵是这刻我觉悟了
在时计里看破一生渺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好久没听新歌了,还不知道医生就是陈奕迅的说,我out了
dingding | #- | URL | 2010/03/28 Sun  23:58 [ 編集 ]
于是eason=医生?啊哈哈
一开始看得很有感触觉得很有意境
你最后说那个青丝啊秃头啊,我瞬间喜感了……
阿天 | #- | URL | 2010/03/29 Mon  20:13 [ 編集 ]
ding
其实我新歌也不是听得很多,只是会留意某几个歌手的新歌而已

阿天
所以我现在听那首歌的时候尽量不去想秃头的事(汗
hisa | #- | URL | 2010/03/29 Mon  22:03 [ 編集 ]

TrackBack-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